河北快3

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從沖刺跑到耐力賽,2019這一年環保企業都在做什么?

從沖刺跑到耐力賽,2019這一年環保企業都在做什么?

發布日期:2019-12-23 作者:筱陽 點擊:

導讀:2019年,無論是行業巨頭亦或中小企業,對環保行業的狂熱幻想被牢牢遏制。行至歲尾,盡管坐擁萬億級投資體量且前景向好,但業界期盼的翹尾行情仍未出現。戰場殘酷如斯,當下困境暫緩后,即將迎來的仍是寂靜長夜。

經歷了高速發展的中國環保產業,逐漸開始降速變換“跑法”。以往依賴政策紅利+PPP模式快速擴圍的時代已經過去,本土環保企業正在不斷向效益要動能。

在尋求變化的過程中,以國資馳援為核心的組織變革成為2019年環保企業的關鍵詞。今年以來,包括碧水源、三聚環保、東方園林、興源環境、錦江環境、北控水務等公司不斷進行內部的組織架構調整。無論是主動亦或是被動進行變革,基本印證一個邏輯:舊的思路逐漸無法適應新的環保競爭業態,不變的就是變本身。

“至關重要的還是不斷激活內部要素,而當前重點在于逐步加大創新活力,給各級組織賦能,進而提升各環節的活力和效率。”相關環保企業負責人說。對于很多環保企業而言,由于規模發展需求,提升組織運轉的效率是擁抱環保新常態的重要抓手。

TA們攜手國資 協同進擊

想要提升效能,首先得從戰略選擇和業務布局上著手。環保行業形勢日益嚴峻時,有人節衣縮食過冬,也有人抱團取暖。無獨有偶,過去幾年高速發展的北控水務、碧水源、博天環境,同樣意識到規模擴張之后,精細化的管控將成為下一步的重點工作:

年初,長江電力、北控水務先后發布重要公告:“長江電力將以全資子公司長電國際為主體認購北控水務新發行的普通股4.7億股股份”。要知道,收購北控水務5%股份的三峽集團,在長江大保護國家戰略中被視作發揮“骨干主力作用”的實施主體。雙方將以長江中下游城市為試點,協力整合存量水務市場、開發水環境綜合治理項目。合作領域也會從城市污水處理逐步延伸至固廢等更廣泛領域。

在與川投“分道揚鑣”后,碧水源成功牽手中國交建。轉讓完成后,中國城鄉將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不會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及實控人發生變化。未來,實際控制人為國務院國資委的中交集團將協助碧水源業務及項目發展相應的融資安排;進一步幫助碧水源相關設備和產品的銷售渠道,助力維持并進一步鞏固碧水源行業地位。自此,覆蓋污水處理全產業鏈的碧水源或將扭轉不利局面。

博天環境亦如此。時至年底,引進誠通生態成為公司的戰略投資者,成為博天環境的“過冬”優選。根據雙方簽署公告,誠通生態利用其市場資源業務優勢、博天環境利用其在高端工業水處理系統、城市水環境、土壤修復和環保裝備等領域經驗,雙方在股權、資產和業務拓展等方面展開多項合作。

但與此前不同的是,當環保市場預期無限下探時,沒人再為短期所獲而歡呼,至少在項目投資上態度更為謹慎。環保上市企業加速并購背后,是對動輒10萬億增量市場的激烈爭奪,也是搶食更多份額的焦慮與渴望。

TA們通過“易主” 置換耐力

這也是一場“贏者通吃”的游戲。縱觀2019年環保企業的組織變革,一個相似的內核,是用實控權緩解資金之渴。“重塑”更為常見:

1月,環能投資已將1.83億股轉讓給了中建啟明,后者因持股比例達27%,成為環能科技控股股東,而中建啟明母公司為央企中國建筑集團;

3月啟迪桑德發布公告稱,雄安新區管委會、中國雄安集團有限公司將與清華控股并列成為啟迪控股第一大股東;

5月,新希望成為興源環境控股股東。尋求與新希望集團旗下農牧、地產等相關業務的協同發展,開拓畜禽糞污處理及資源化循環利用、地產景觀綠化等項目;

6月,浙能集團收購中國綠能有限公司持有的錦江環境29.79%股權,成為錦江環境第一大股東;

7月,清新環境發布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由變更為四川省國資委。而在入主后,四川發展旗下國潤環境將把清新環境作為四川發展環境板塊的旗艦企業;

8月,東方園林發布更換“東家”的公告:朝匯鑫成為東方園林控股股東,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將成為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對于接連遭受發債遇冷,拖欠員工工資,發布上市以來首份巨虧半年度預告的東方園林而言,此舉帶來強有力背書的同時,也有望疏通PPP項目融資難題;

9月,國禎集團擬將其持有的國禎環保15%的股份,以12.7元/股轉讓給長江環保集團和三峽資本,合計轉讓價為12.77億元;

……

前述動作并非個例,如今,環保民營上市企業聯手國資近乎滾滾洪流,向本就哄鬧的市場席卷而來。公開數據顯示,截至12月底,2019年的實際轉讓或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的民營環保公司共計15家,其中12家實控人授權方為央企國企,占比高達80%。

無論哪個TA,不再一招嘗遍“鮮”

如果站在被收購方,可能是另一番視角。作價購買的一方權衡如何深切環保并進而站穩腳跟,被收購標的面臨的卻是生死泥潭。更長遠的是,流動性危機使其難以備糧納儲。當下環境治理投資漲幅趨緩、融資成本上升,一些了民營環保企業不得已通過出讓企業“易主”度過難關。

實際上,環保PPP項目市場持續降溫,溢價率持續下降、出清率整體上揚,環保民營企業對之“有心無力”。當下部分細分板塊市場處于“存量觸底”狀態,在PPP項目追求效益、資本冷遇并未明顯回暖時,環保民營企業拿單盈利空間縮小,便轉投被并購尋求曲線擴張。從過往案例分析,借收并購擴張規模、調整戰略,通常被視作環保企業鞏固多元化成果、繞過資金壁壘快速布局的通途之一。

“尤其是水環境治理項目回款周期更長,PPP項目市場的門檻越來越高,很多以水處理業務為核心的民營上市企業通過牽手國資進入盛宴、補充糧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從頭部企業北控水務、碧水源,再到風波不斷的中小企業,均曾通過收并購實現擴張。不僅如此,對于環保民營上市企業而言,股權收購是投資行為,前述選手之所以愿意出售股權,多因資金鏈承壓。如何盤活資源不至于成為負累,是頻頻入場的國資亟需解決的命題。

2019年以來,大部分環保企業開始降低成本杠桿,提升管理效率。可以說,中國環保產業已經告別過去資金推動時代,轉而形成“政策+技術+資本”三者合一的風險投資時代,環保企業的內生驅動也將逐步代替過去的外部利好。而在行業集中度不斷提升之時,中小環保企業的求存之路只會愈發嚴峻。

未來的競合時代,將不斷考驗所有環保選手的“綜合素質”,而這一切,在2020年正式拉開序幕。

相關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